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152指鹿为马易

    吉时将近,天空中风势渐缓,密集肆虐的雪粒渐渐转成了轻柔的雪絮,雾色未散的长街一端,车队缓缓驶入进来,早已等得心焦的骆世豪急忙迎到近前。     “大伯!”骆天宇当先下了车。     “天宇也回来了?好,好孩子!好!”骆世豪心情极好的拍着他的肩膀,转头埋怨着后面走下车来的秦朗:“阿朗啊,怎么这么晚啊?你看看都这时候了……”     身前身后,一众兄弟均是皱起了眉头,暗怪这浑人说话没深没浅,秦朗却没说什么,幽深的墨眸在他面上停了一会儿,径直走上了台阶。     “阿朗哥……”骆天宇忍不住在后面叫了一声,秦朗脚步几不可察的微顿了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天宇涩然转头去看小傲,小傲眸中清寒如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默不做声的随在了秦朗身后。     骆天宇黯然的垂下头,回过身伸手扶住骆世豪的手臂:“大伯,进去吧。”     骆世豪顿时大为高兴,觉得侄子在人前表现出了应有的尊敬和孝顺让他极有面子。     厅上,老爷子笑容满面,问起骆天宇回来的因由,秦朗只说是那边事情忙得差不多了,便想着叫他回来团聚,陪老爷子吃顿年夜饭,老爷子便嗔他故弄玄虚,之前不先说一声,又责怪的数落天宇不该冒雪赶夜路,但面上的笑容却愈加欢畅了几分,更难得温和的询问起秦朗腿伤恢复的状况,秦朗自是恭敬的答了,又有骆世英等人围上来凑趣,一众哥弟热热闹闹的陪着老爷子说笑了一回。     少顷,执事者报称吉时已至,老爷子在众人簇拥下携了骆天磊来到香堂之上。     因为之前老爷子寿庆之时曾提前抽了一批兄弟入帮,今年团年抽活的人数便较往年略减了少些。轮到骆天磊报上身家之时,骆世豪已紧张得两手掌心俱都是汗。     香案上青烟袅袅,骆天磊随着香长的唱名声缓缓上前,面对关帝圣像微显出几分犹豫之色,迟疑了片刻方才矮身跪了下来,骆世豪一口气吊在半空,到此总算能缓得一缓,这一关一过,这儿子便是当众认承了自己,再也反悔不得了。     “慢着!等一下!”     就在骆天磊开口之前,一声意外的呼喝破坏了香堂肃穆的氛围,堂内堂外众人纷纷转头,人群分开处,许久未曾露面的骆天赐带着两个弟弟骆天意和骆天成大步闯入香堂。     “天赐?”老爷子微微皱起眉头,诧异的看着这个离家半载后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孙子。     “天赐!”     “天赐!”     后排闲位上,两声惊呼异口同声。赵五爷猛然站起身来,反应竟比骆世豪还倍加激烈,一副大惊失色的样子。     “天赐,你……你怎么回来了?”骆世豪也是大吃一惊,根本无暇留意赵天阳的异样,三爷与骆世英昔日是知情的,见骆天赐突然出现,也俱都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去看秦朗。     秦朗静坐堂前,棱角分明的面容上波澜不惊。     趁着众人尚未来得及反应,骆天宇疾步走上前,一把拉住骆天赐的手臂:“大哥!”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如果,他肯就此打住的话,自己就算拼着再受重责也一定要求得阿朗哥再给他一次机会暧昧仕途。     骆天赐被他拉住,一时记起前情,心中不自禁的涌起一丝愧疚:“天宇……”     “哥!”骆天赐的二弟骆天意急忙回扯了下他的手臂,他身边的骆天成更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在天宇的肩头:“大哥?谁是你大哥?你不是早就认了别人做大哥了?你们串通外人,设下这样的圈套,不就是为了取代我哥长子嫡孙的位置?现在还来玩的什么虚情假意?”     可不正是这样啊!骆天赐心念一闪,愧意顿消,抬手用力一甩,挣脱开天宇,走上堂前手指着骆天磊:“爷爷!这个人不能入帮!”     一句话如石投水,香堂上下齐齐震惊,做为同父异母的兄弟,骆天赐三人私下里对骆天磊认祖归宗一事心有不满是一回事,如此气势汹汹的闯到香堂上,公然驳斥老爷子的决定,却未免太过胆大妄为了吧?     果然,老爷子瞬间沉了脸,鹰目狠狠瞪向骆世豪,骆世豪自是没能想到会有这一出,心下既惊且怒,这小子偷偷回来了不说,竟还不知死活的跑到香堂上来闹腾!忙上前一把揪住他:“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谁让你回来的!?还不快出去!”     堂下,骆天磊早已起身站到了一旁,神色冷然的看着对自己怒目相向的几个异母兄弟,骆世豪一边拉扯着骆天赐,一边还不忘了偷眼去看他,只恐经此一闹这个儿子又改了主意不再认自己这个父亲了。     “是啊天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赵五爷似是到此时方才反应过来,也忙走上前来状似急切的拉着骆天赐劝阻,还刻意压低了声音:“不是和你说了,有什么事团年之后再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团年之后?团年之后家里还有我站的地儿吗?”骆天赐猛力挣开父亲,心中越加忿然,自己冒着千难万险的逃回来,祖父眼中看不出半点欢喜,父亲更只知道在意那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孽种!“爷爷不用看我爸了,我爸不知道我会回来,要是知道,肯定早就死命的拦着了。”     “放肆!”老爷子手杖用力在地面上一敲,沉声顿喝,“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来搅闹香堂!”     “咳,老爷子……”赵五爷见老爷子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来,便仿似惊觉般一脸尴尬的松开手。     老爷子鹰目微眯了眯,没有去理会他。     “我搅闹香堂?”骆天赐满脸妒恨的瞪一眼骆天磊,“难道我不是帮中之人?帮中之事说不得话?爷爷对一个来历不明的所谓‘弃孙’看护得这样着紧,却任由外人将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嫡亲骨血赶出家门,生死不问吗?”     好一个来历不明!好一个嫡亲骨血!骆天磊心中一声冷笑,索性更退开一步,两手抱胸,冷眼旁观这场闹剧。     “住口!你……”老爷子气得手颤,“胡说的什么?这是你们的大哥,是你父亲失散在外面的儿子,什么叫来历不明?谁又要赶你出家门了?”转头怒喝秦朗,“看着做什么?还不叫刑堂来人拿了!在这里丢人现眼么?”     老爷子动怒,秦朗兄弟忙俱都站起身来,秦朗尚未及开言,赵五爷急忙拦在了骆天赐身前,陪笑劝道:“老爷子!老爷子消消气,天赐刚刚回来,家里的事情还没怎么弄清楚,也是一时心急才说错了话,不是故意要搅闹香堂的,哪至于就发落到刑堂呢?老爷子就别为难大爷了。那个,您看这吉时都快过了,今日团年是帮中的大日子,大爷的事儿可还多着呢,何苦让他为这些小事操心!”又回头一脸正色的低声教训骆天赐:“快别闹了,早上和你说的话都忘了吗?你既知自己是帮中之人,凡事就应该以帮中为重,就算是天大的委屈,也该等到团年之后再说,怎么非要这会儿闹到香堂上来?看把你爷爷气的,还不快出去!”     “我这会儿出去,怕是也来不及了吧?”骆天赐一扬下巴,挑衅的看了眼秦朗,对上那一双平静而幽深的墨眸,却是不自控的有些慌乱了起来,差一点便失了底气,只是他今天已是决定要豁出去了大闹这一场的,想到自己外面还有那样强大的靠山罩着,自觉腰杆子又硬了些,避开那道慑人的目光,故意阴阳怪气的冲着老爷子道:“爷爷也不用看着我碍眼,爷爷这么长时间没看到天赐,就没觉得奇怪?你老人家可是差一点就再见不到我了呢极品装备制造师全文阅读!”     “天赐!”赵五爷沉下脸,颇为威严的喝了一声,“不许胡说!”     “五爷!我这条小命差点就没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骆天赐摆出不管不顾的势头,“您昨晚不是也说了,现在除了我爷爷,别说我爸,就算是您,都未必护得住我吗?这会您要我出去?我看我等会出了这个门,还指不定就横在哪儿了呢!”     “天赐,你……唉!”五爷似是还想再劝,半途却又住了声,看看老爷子,又看了看秦朗,一副欲言又止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     而香堂上下已是一片嘈然,众人先前都只道骆氏兄弟不忿骆天磊认祖归宗、得了祖父青眼,特特的要进来搅闹一番,这会听骆天赐的话竟然是另有他指!骆世豪毕竟父子关情,先就急忙忙的拉住了儿子:“天赐,你……说什么?什么指不定就横在哪儿了?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好了!都歇歇吧!”老爷子手杖重重在地上敲了两下,四下里的人声渐渐静了下来,老爷子扬起眉头,目光冷冷的滑过身旁从容肃立的秦朗和小傲,再转回来从骆天宇看到赵五爷和骆世豪、骆天赐父子:“看来,我这老头子真的是老了,老糊涂了!糊涂到想都没想到,自己的孙子这大半年的没在家里,竟是因着什么我不得而知的故事!糊涂到让你们追着赶着,撵到香堂上来丢我这张老脸!”     “阿公……”秦朗心头一阵愀然。     “你闭嘴!”老爷子怒喝一声,鹰目却紧紧瞪在骆天赐的脸上,骆天赐吓得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心虚的向后缩了一缩。     老爷子“哼”了一声,洞悉的目光若有深意的转在赵五爷身上,“老五,刚刚这回书我可是听的糊涂着呢,你是打算接着说呢,还是想等着下回分解啊?”     “咳,这个……”赵五爷脸上露出几分讪笑,“老爷子这话说的,我这不也是怕您烦心嘛……”     见老爷子挑了挑眉,唇边露出一丝讥讽,这才略清了清嗓子,故意先向秦朗瞄了一眼,“嗯……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那个,咳,是这么回事,天赐这孩子,那个,之前大家都知道,不是说出国念书去了嘛,这大过年的,他想家,想念老爷子的紧,就想着要回来看看,可是又怕大爷不允,所以昨儿晚上找到我那去了,那个,我寻思着,好歹今儿都团年了,也不能总让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就带了他过来,原是和他说了在外面等着,待会忙过了再替他和大爷说说的,谁知这孩子耐不住性子,这会就进来了,还请大爷看在他实在是太过想家了的份上,别和他计较吧。”     “哦……”刚静下来的人声又沸然而起,邻近的人群间相互窃窃的询问着因由,看向秦朗的目光多都带了几分惊惧之色,那可是老爷子的孙子啊!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大爷,竟连过年回个家都不敢的?!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事情真比电视剧还天雷狗血,要是拍出来,相信比台湾那部烂剧《意难忘》还能拍得长些。     世界是一片混乱,前途是一片黑暗,日子是焦头烂额,人生是悲剧连连。     虽然我老妈说我的确是她亲生的,可是我还是怀疑我是他们当年交话费送的,虽然我外甥再三承诺说将来会给我养老,可是我严重怀疑他娶了媳妇后连他妈他也不见得还能认得,我大侄女说我可以去敬老院,我小侄女说我可以去疯人院,反正还行,总算是有个院了,不然你看,我姐养的小金毛又抢走了我的拖鞋,可怜我混得连狗都不如了啊……     先这样吧,我累了,会尽快再写下章的,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