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二百零八章 玉不琢不成器

  他用了一个半小时,讲了十五首古诗词,效率比以前提升了50%,然后又用一个半小时,给她补习以前的功课,效率也同样提升了50%。   “师傅,你有没有感觉到,我的学习能力提高了许多?”康敏兴奋地问。   杜子陵摸了摸她的脑袋:“名师出高徒嘛,在我这位名师的细心教导下,你想不提高都难。”   “那是!唐长老一旦讲起佛法来,天花乱坠,遍地生香,就是一块顽石也能有了灵性,更何况徒儿这样一块罕见的通灵美玉呢。”康敏调皮地说。   杜子陵在房间里找起了东西。   “师傅,你找什么呢?”康敏疑惑不解。   “找凿子,改锥也行。”   “你找它们做什么?我房间里没有这些东西呀。”康敏更加疑惑了。   “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既然你是一块通灵美玉,我得在你身上凿上七个窟窿眼,让你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杜子陵一本正经。   康敏吓得脖子一缩,溜出了房间。   杜子陵从她家出来,感觉肚子有些饿了,正准备去找一家夜宵店,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子陵,衣服做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试一下?”   阮秀发来的。   这才两天的时间,她就已经把衣服做好,可真够神速的。   他回复道:“我吃完晚饭就过去。”   “是在和朋友一起吃吗?”   “不是,就我一个人。”   “已经在吃了吗?”   “还没有,准备随便找个地方吃点。”   “来我这里吃吧,我给你做。”   “好的。”   他开车来到阮秀的小区,一进入房间,便被她迷住了。   她穿着一件黑色真丝睡衣,宽窄适宜,衬托出曼妙玲珑的身材,全身都裹得严严实实,唯有胸口露出一片白腻,一直延伸到细长的鹅颈,白嫩的小脚也裸露在外,与周边的黑色构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这分明是一个美丽典雅的贵妇人,性感,矜持,又有些慵懒,举手投足间散发出迷人的魅力。   杜子陵一把抱住了她的细腰,轻轻说:“我饿了,要吃了你。”   阮秀身体一颤,缓缓闭上了眼睛。   几声悉索之后,黑色真丝睡衣滑落到了地上,喘息和呻吟在客厅里响起。   ……   “秀秀,我饿坏了,有什么吃的没有?”杜子陵摸着咕咕叫的肚子。   “早就给你做好了,谁让你不吃的?”阮秀白了他一眼。   明明都已经饿成这样了,还用那么大的力气,你不心疼我也就算了,也不心疼你自己,真是的。   “没办法,我只能先吃最好的,要怪只能怪你秀色可餐,太诱人了。”杜子陵嘿嘿一笑。   阮秀抿嘴一笑,从厨房的保温炉里端出一盆牛肉羹,一盘奶黄包,刚放到餐桌上,杜子陵便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阮秀坐在一旁,右手托腮,静静地看他吃,看着看着,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杜子陵一边大口嚼着,一边含糊不清地问。   “孔子说,食色性也,还真是一点没错。你无论是吃饭的时候,还是嘿咻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急不可耐,活脱脱一只大马猴。”阮秀调笑道。   “人本来就是猴子进化来的,我之所以出现返祖现象,都是你的美色和美食勾引的,平时我在人前可正经了。”杜子陵说。   “我给你设计了几套人前正经的衣服,你等会儿试一试。”阮秀喜滋滋地说。   “好。”   吃饭完之后,阮秀拿出了几套衣服,西装、休闲服都有,专门根据他的体型和相貌而设计,全手工缝制,穿上去特别得体,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   杜子陵站在落地镜前,来回看了好几遍,啧啧赞道:“秀秀,你的手艺真是太棒了。”   忽然把她拉到怀里,开玩笑地说:“老实交代,是不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偷偷用皮尺量了我的尺寸?”   阮秀把头埋了下去,红着脸说:“我没用皮尺,就是用手掌和胳膊量的,还担心量的不够准呢。”   “怪不得你那天晚上一直动来动去,原来是在偷偷量我的尺寸。”杜子陵恍然大悟。   阮秀轻“嗯”了一声。   “有没有量那里?”   阮秀羞得在他胸口上捶了一下。   “到底有没有量?”杜子陵又问。   阮秀又取出一叠内裤,红着脸说:“这也是给你定做的,应该很合你的尺寸。”   杜子陵哈哈大笑起来,阮秀羞得跑进了卧室,他也追了上去。   ……   第二天早晨,杜子陵对身边的阮秀说:“秀秀,今天跟我去一趟公司吧,也帮我的员工们量一下尺寸,不过事前声明,只准用皮尺量,不许用手掌量。”   “我的手掌还酸着呢,怎么量?”阮秀抱怨道。   这个家伙,昨晚非说自己量的不准确,又不许自己用皮尺量,硬逼着自己用手掌在他身上,来来回回量了好半天,现在想想都觉得荒唐。   杜子陵哈哈大笑。   用过早饭之后,两人来到了青年创业大厦,乘坐电梯到了十八层。   楚依依一共装修了两个房间,影视文化公司和创业投资公司各一间。   影视文化公司的装修风格是橙色基调,如同温暖的火焰,热情活泼,创业投资公司的装修风格是蓝色基调,如同冰冷的大海,理性睿智,杜子陵看了之后,忍不住连连点头。   依依不亏是被自己赐福过的人,这么快就展现出了超级助理的才干,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省了自己好多麻烦。   “杜总好!”   前台小姐站了起来,向他热情地打着招呼。   楚依依已经把杜子陵的照片发给了公司每一个人,要求他们务必熟记。杜总经常不来公司,不能偶尔来上一次,里面的员工竟然不认识他。   那就尴尬了。   杜子陵也认出了她,正是那天在光辉公司见到的前台,自己对她印象很不错,于是向依提了一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把人挖了过来。   还真够雷厉风行的。   “你是卫慧?”杜子陵问。   “杜总您知道我的名字?”卫慧显得十分吃惊。   “依依向我提起过你,说你工作特别认真。”杜子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