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番外篇之顾西的从前(二)

    今天你笑了吗?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偷窥别人**的小贼,这一周来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观察这个男人,我偷偷的溜进他的房间翻看他的东西,我知道到这样做确实不怎么厚道,典型的得寸进尺,尼玛为了生存,我也不得不这样了,其实最让我好奇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愿意收留我?我自觉得魅力不算大,身材娇小毫无看头,长相一般也没太大的特质令人着迷,(我想说咱家西西还没长开呢!!!)而且脾气还很倔,当然后来我终于发现了蹊跷,那仅仅是后来了。     在我的一番“侦查”后,我发现这个叫谭羲尧的男人真是极品,长相身材自是不在话下,也无不良嗜好,电脑里连个A片都翻不出来,我想也是啊,人家这种条件还用A片解决吗?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他扫我出门,我曾经试探着问他会不会这样不讲情面,怎么说也是同胞手足,总比那些金发碧眼的人亲近吧。原来压根人家根本没动那个心思,我瞬间觉得遇见好人了,可我还是不得不防真的有那么一天。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对谭羲尧这个男人有了更深的了解,职业外交官,单身,没有女朋友,我想也许我可以好好的把握这个男人,夜色中,我躺在床上突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我何时口味变这么重了,连大叔都想染指,虽然这个谭大叔真心非常不错。     谭羲尧最近几天嗓子似乎不太清爽,我莫名的心急了,我裹上羽绒袄一个人来到附近的市场想要看看能在外国扒出新鲜的薄荷叶子吗?没想到还真的让我找出来了,这段时间我的英语进步神速,一个人生存在国外,兔子逼急了说不定都能学会外语,更何况我呢!我拿着薄荷叶回到公寓按照以前母亲教我的比例,配上少许蜂蜜等材料熬制了一大窝薄荷水。早晨的时候我知道谭羲尧有喝水的习惯,他不怎么爱喝牛奶,但是总会为我准备一杯,我把他杯子里的白开水换做薄荷水,看着他喝到口中微微蹙眉的表情,看着他淡淡扫过我疑惑的表情,我心里竟止不住的砰砰直跳,我问他怎么了?他似乎会意了我的心意,说了一句不算热情的谢谢,然后我为这句话激动了一整天,我是怎么了?我自己冷静下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可能是我买薄荷的时候吹着凉风了,几天后我鼻涕不止,谭羲尧为了照顾我没去工作,我心里滋生出一股暖暖的热流,即使我很难受,可他照顾我的温柔让我第一次有了贪恋,我傻傻把这种感觉归结为“无助时遇到了救命稻草”。直到我无意间在谭羲尧的手机里发现了我哥哥卫禹东的踪影,我陡然有些明白谭羲尧为什么要收留我,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我气结了,像一块大石头砸在我的心口,原来别人对我的好都是虚情假意,我冲动之下将谭羲尧的手机扔进了马桶里,可是我还是不动声色的选择留在这个家里,我只是话变的少了一些,态度变的恶劣了一些,谭羲尧看出我的情绪也试图找我谈话,我甩着脸色“砰”的一声躲进了卧室里,我抚摸着脸颊上落下来的泪水,我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弱爆了,我是不是爱上这个男人了,如果不是我的生气又为了什么?     我没有那种想法之前还觉得世界是美好的,有了之后我挣扎了一段时间,就像掉进沼泽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我真正认清自己的感受应该是从白露雅开始的,白露雅还特意从国内飞到瑞士来为谭羲尧过生日,当我站在门前时她那张漂亮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惊讶,她问我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家里?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的嫉妒心怎么那么强烈,毫不夸张的摆出一副我是谭羲尧女人的架势。     白露雅的笑容僵了,她离开公寓后我心情无比的爽快,就像是除去了一个情敌一样,我终于在那一刻会晤了自己的心意,我决定要慢慢的征服谭羲尧。只两天的时光,我没想到的后果是谭羲尧竟然在他过生日的当天把我送到了哥哥那里,我扒着汽车的安全带质问为什么?他冷着面色说了一番简短而又简短,似理由又非理由的话,我不是傻子,多多少少是听明白了一些,他是在拒绝我对他感情的发展,我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招惹白露雅那个女人了,现在感情暴露的那么明显,我觉得该是我摊牌的时候,我解开安全带,探着脑袋,毫无征兆下亲了一下谭羲尧的侧脸,我抿着嘴唇偷偷乐了。     谭羲尧依旧面无表情似乎跟本没把那一吻当回事,在我说话之前就将我巧妙的带下了车,哥哥卫禹东已经在大楼下等着,我像个受尽委屈的小猫飞一般的扑进了哥哥的怀抱,等我哭够了,谭羲尧已经消失在了大楼前。     我以为我会住进哥哥的公寓里,可卫禹东说我毕竟长大了,不适合和他一起生活,我心里无比鄙视,我问他那怎么就能放心我跟谭羲尧一起住呢?卫禹东说了一句玩笑话,让我离家出走顺利一些,我就这样住进了饭店里。其实住饭店也有好处,至少我去“骚扰”谭羲尧的时候,没有人会问我去干嘛。也许是被我的诚意感动了,他答应和我一起去吃牛排,我心情愉悦的打扮了一番,尽量让自己站在谭羲尧身边可以显得成熟一些,我花了一下午的功夫,没想到这不是约会,而是和白露雅的见面会,我看见她坐在谭羲尧身边有说有笑,真心的气爆了,我去了洗手间,白露雅也跟着进来了,我以前还觉得自己那次见面对白露雅有点过分,可她在洗手间咄咄逼人警告我不可能得到谭羲尧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白露雅并没有表面上的温婉善良,我没有理会她,我在心里已经做出了一个不算成熟的计划,也许是为了赌气,也许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的人。     哥哥要参加一个商务晚会,在打听到谭羲尧也会参加以后,我也闹着要去见见世面,哥哥答应了。酒会上,我将事先准备好的迷情药放进了谭羲尧的红酒里,我没喝多少酒却故意装醉纠缠谭羲尧,果然他答应要送我回酒店,我没想到是谭羲尧根本没喝那杯红酒,我的计划就这样落空了,第二天哥哥一大早就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那是他第一次对我斥责,我事后才知道我闯祸了——白露雅昨天被人轮~~~奸。罪魁祸首就是那杯放有**药的红酒。     听到这我心里万分后悔,我觉得白露雅即使再令人讨厌也不该有那样的结果,我想去医院正式的道歉,我还没行动哥哥转身接通了一则国内的电话,当他扭过脸时,他眸子里的神情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有了不祥的预感,卫禹东说我母亲快不行了,有最后的遗言要跟我说。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心要撕裂一般,我当夜就坐飞机赶着回了国内,我什么都顾不上了,我只想母亲能活着,我只希望能多陪她一些时间,我的任性让我失去了太多。     我在病床前握着母亲的手,她苍白的嘴唇缓缓蠕动,却告诉了我一个惊人的真像,原来我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而那个人竟然是谭羲尧,或许这辈子已经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真像根本不是真像,我在后来的日子才明白当时母亲的心情,也终于渐渐知道了最真实的情况,我真正的哥哥其实是卢思远,那不过是个小护士爱慕谭爸爸惹出来的祸,他将孤儿院的孩子与我母亲真正的儿子,也就是卢思远对换了出来,有时候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很可怕,她教会了卢思远很多,当然包括仇恨,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谭天啸与亲生儿子反目成仇,可她终究没有看到那样一幕,我知道卢思远其实心底并不算太坏,我第二次自杀是他不顾一切的救了我,几天后我看到白露雅疯狂的向媒体告知了我跟谭羲尧的关系,当然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真相,我觉得整个世界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我肚子的孩子是上帝的惩罚,可我还是舍不得失去这个宝宝,于是我连夜逃离了H市,我想我可以去个偏僻的地方将孩子生下来,无论他能活多久,无论他生下来会有多么奇异,我都将爱它永远。     我去了以前和母亲住过的小渔村,那里的乡民还记得我这个小不点,远离了那个是非的城市,我才觉得心中渐渐平静了下来,孩子一天天在我的肚子里成长着,我忽略了一切痛苦,只感受着这个孩子带给我的幸福与快乐,我喜欢去海边吹海风,大伯说我这样对孩子的健康不好,可是我必须摸摸海边的那块大石头才能睡着,我在那里刻下了我下辈子的愿望,我想这辈子不能让你娶我,希望有下辈子吧!     也许我的下辈子已经成为奢侈,因为这辈子已然还有很长,我的幸福并没有终止,爱又怎么能会终止……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