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一百二十三章

    百里宸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展现出不一样的模样,没有了往常的温润亲和,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疏离感,让人不愿靠近。    额上的碎发湿了后堪堪遮住凌厉的长眉,却无法再削弱其中的凌厉,冷淡的栗眸微微敛着,遮住了里边的万般情绪。殷红的唇瓣没有勾起任何弧度。    此时的百里宸不像是百里宸,身上有着一种与世俱来的冷寂孤漠,那是一种遗失的古老特性,因为过于强大所以已经不需要陪伴,孤独是真正的强者才会有的。    百里宸身子慢慢下沉,她脸上的神情没有半分变化,一抹残影一闪,缠住百里宸,骂道:“你干什么?想死吗?还不划动几下?”    百里宸看着缠绕在手腕上的魂体,没有丝毫尴尬的说:“我不会游泳。”    百里香一愣,问:“那你刚才……”    “哦,你出来之前借用了你的灵力,你出来后因为有你在,沉不下去,你回去了又把灵力收了回去,所以我沉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百里香有些埋怨地看着百里宸。要是她说了,她肯定会把灵力全部给她的。    见百里宸不开口,她又问:“你是不是活腻了啊?想死啊?”    百里宸看着百里香眼底显而易见的担心,心里一暖,她浅浅一笑,微微偏着头,轻声温柔说:“不是。只是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欢喜。”她不在乎所谓的生死,她在乎她。    百里香也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又感觉到眼底似乎又有什么涌上来了,她几乎忍不住了,百里香猛地一侧脸,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狼狈,语气恶狠狠的说:“你是不是傻的呀?你以为自己死不了呀?”    百里宸轻轻地叹了口气,伸手揽过百里香,虽然什么都没有抱到,但是这样的姿势让两人都有点晃神,仿佛回到了千年前的那个日子,没有祭堙的日子,只有她们。    “不怕。”    百里香拂开伸过来扳正她的脸的手,依旧别过脸不看百里宸。不怕什么?不怕死吗?可是她怕。    百里宸还是最先妥协了,她眨眨眸子说:“那你想怎样?阿宸都依你可好?阿香不要这样好不好?阿宸只想看阿香笑,笑起来的阿香是阿宸见过最好看的人。”    “哼,甜言蜜语。都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    百里宸手上动作一顿,呃……这话她好像真的对相伯惑之说过,不过此时的百里宸什么都不想,指尖扳过百里香的脸,轻轻勾勒着对方娇艳的杏眸,有些入迷地喃喃轻语:“阿香的眸子真的很漂亮。”    百里香严肃地拿下百里宸的手,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她极为严肃地说:“阿宸,你不是单单为我而活的,这样的你不是我想要的,你想想最初你是为了什么?百里宸为了什么?”    百里宸微微蹙眉。    见此,百里香吸了口气又说:“你想要尝试你不应该去涉足的东西。可是呢?我很高兴但同时我又很困恼和自责,你不应该把上万年的时间仅仅浪费在我身上,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做,那不值得。”    不值得?百里宸有些晃神,她这算是上万年来都被人否定了吗?还是面前这个人,这个她一直以为百里宸这个身份存在的意义。百里宸忽然想问慕容:那她上万年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看着百里宸脸上的恍惚,百里香身影隐没,却是把灵力全部都给了百里宸。    百里宸就这样漫无目的地飘在地热之上,忽然看到头顶盘旋的银白色,她神经一松,眼前一黑,整个人浮在水上,双眸禁闭。手上紧紧地捉着一株植物,微微摇曳。    浓郁的腥臭味,恶心得让人忍不住将胃里的东西全部呕出来。    百里宸缓缓睁开眸子,将身上压着东西推开,她神色一凝,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手上,暗黑暗黑的血,还有些许恶心的脓黄,她微微眯起眸子,眸子露出些许冰冷,她撑着那些东西站了起来,可能是泡了太久,手脚有些发软。    微微垂眸,身上的衣物也沾满了污秽,抬眸一望,一具具尸体映入眼帘。百里宸眸子极冷,扫了一圈,没想到自己又入死尸群。    因着地热的缘故这里的气温稍高,尸体腐烂得也快了很多,腐烂的气味随着百里宸愈发清醒的脑子愈发浓郁,百里宸厌恶地耸耸鼻尖。    忽然百里宸呼吸一收,屏息凝气,呆愣不动,不作任何活物应做的动作。的声音响起,一具较为完整的尸体猛地挺起,双手直伸,直直地从百里宸身边走过,没有什么举动。    待尸体已经走远了,百里宸眉目顿时一冷,看来这里便是那瘴气林的尸起的根源,她指尖轻轻地在空气中游动,一个图腾瞬间成型,映着百里宸的脸发出微微光亮,竟有些圣洁的怪异感。    她正准备出手,就听到一个声音:“命运。”    她动作一顿,眸子微微一眨,他?指尖一划,图腾瞬间消失了,原来之前的感觉没有错 真的是他,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百里宸眉梢一挑,却是什么也没有问,驱动着银白色的光团离开了这里。    无论怎样,他还是说对了一点,这个世界由不得她来改动,就算要改动,也不能做出不合这里的举动。    百里宸脸上神情不甚好,不仅是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让她很不舒服,还有眼前这个……光团。    “你到底认不认得路,再来糊弄我的话就不是禁锢的惩罚了,我想毁灭你是不想的吧。”    光团似乎听懂了百里宸的话一明一灭的,最后弱弱地凑近百里宸。百里宸一挑眉,“你又认不得路了?”    光团一跳,百里宸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将光团收了起来,顺便把手上这株没有交给相伯惑之的茯收了起来,有了灵力的滋润,这株茯不仅没有枯萎反而愈发生机勃勃。    百里宸这会其实已经走出了那处地热,甚至离瘴气林也很远了,但是恐怕还在墨家的管辖的范围内,所以这会儿百里宸只想赶紧出了墨家范围,毕竟自己可是算得上墨家的敌人了。    百里宸此刻身上灵力护体,倒是湿衣裹身也不觉得冷。她回忆了一下方向,又看了看山那边的积雪,依着积雪少的那边找了南方的大概位置,然后就知道了东边的位置。她脚一抬,往东边走去,是要走出云中山的感觉。    百里宸爬过一座山脉,在半腰时忽然往后退了几步,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汉子坐在山路边,她眨眨眸子,最后决定还是朝着汉子走去。操着秦国这边的语言说着咸阳的方言,“打扰了这位大兄弟。”    那汉子似乎被吓到了,猛地一转身,便看到了脏兮兮的百里宸,身上还散发这恶心的腥臭,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大步,离得远远的。    对上百里宸略微尴尬的神情,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憨憨地笑笑,他不是故意的,只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遇上这种情况都会习惯性地避开。    百里宸也晓得自己现在的情况,于是她也隔着这段距离,平和地看着汉子。汉子一开始觉得这人甚是奇怪看着他干嘛,后来终于开窍了,问:“小兄弟啊,你这是怎么了?”    对于对方终于上道了,百里宸勉强能挤出个笑容,没想到这人那么得憨!“在下本是随着家中长辈一同回族中的,没想到途中于云中山歇息,随着几个家卫一起上山寻找食物,不想竟迷路了,还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模样。”    说着百里宸脸上露出一抹郝然,“不知大兄弟可否替在下指指路?”    说是请求,可是百里宸这番话却是强行套着人家指路,若是不帮,岂不是落得个毫无同情心的份上。    这汉子看起来是个脑子不太灵活的,一听到百里宸问他路,他就高高兴兴的替人指了路。只是百里宸认真地看着汉子,脸上露出一抹“原来如此”的笑,看得汉子有些心虚,又挠挠头,问:“那个,小兄弟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问题呀?”    百里宸只是笑笑不说话,她在想这人该不会耍她玩吧?直走左转再左转再再左转……这一直下去不就是个方圆!    百里宸很温柔地笑了笑,“不如就劳烦大兄弟领一趟吧。出了云中山在下定会好好报答大兄弟的。”好好两字被百里宸咬得重重的。    可是汉子仿若听不出一样,好脾气地笑着倒是好好地替百里宸领起路来。一路下来,百里宸微微一挑眉,这就是所谓的左转再左转。虽然两人都没说,可是百里宸知道对方不对劲。    她忽然跑上前头一拍汉子的肩,拉住汉子的手,汉子被这一番动作弄得连忙甩开百里宸的手,猛地往后退开,瞪大了眸子看着百里宸,双手护胸,警惕地大声喊着:“你你!你想干什么?咱告诉你,咱可是不怕你的!”    见此,百里宸扫了扫这汉子的脸,又到脖子,胸膛,腰,一路往下。唇角一扯,轻微地露出点讽刺,这人哪里看出来自己身上有哪一点值得她去惦记的。    汉子被百里宸扫得心慌慌,转眼看着又要大声嚷嚷了。百里宸笑着先说:“大兄弟太拘谨了,这样可没有什么美人愿意理会大兄弟。”说着,百里宸朝着汉子促狭地笑了笑。    汉子一下子放松了,继续带着百里宸赶路。没看到百里宸跟在后面若有所思的神情。    身体健实,骨骼粗硬,手掌厚大长着厚实的茧,茧的位置也符合一个乡野汉子的身份,如此倒是没有什么不对之处,那他又为什么一开始要特意给她指出错的路,莫非是不想惹事?百里宸唇角一扬,那就更不对了,若真的是这样,他完全可以认认真真地给她指一条看起来毫无问题的错路,毕竟山野之人对这里比她熟悉多了。可是这人偏偏玩戏般指了条路。    想着,百里宸勾起个温润可亲的笑容,那就是冲她来的喽。百里宸又不知从哪抽出一把折扇,嗤的一声将其展开,挡住下半部分脸,眸子弯弯的。若是指的是对的路她倒也不妨跟他玩玩。    “大兄弟是是住在这里的吗?瞧起来对这里地势熟悉得不得了。”既然对方摆的是这样一个人设,她也毫不遮掩,直愣愣地问出来了。    “是啦是啦,咱就是住在山脚的。”    百里宸偷偷一笑,“是吗?那我为什么上山时没有看到人烟?”    前面的汉子脸上神情一愣,不知作何回答。
推荐阅读: 《神陨记》 《海贼之海贼公司》 《侍宠》 《外交官大人,请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