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其他

第180章~何为归期

    ——何为归期——    随着罗晓的一个酿跄,从光门的那边栽倒而出,直接趴倒在地,场面极其尴尬。    光门也随之消失....    “哟...这礼我可受不起!”星沉上前将罗晓扶起,顺手拍去其身上的尘土。    还好是在人群最后面,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心的老者身上。    “那些人干嘛呢?”罗晓问道,强挤着就要钻进人群。    却被星沉一把拽住。    “宣布结果呢,反正没我们份,不如你跟我去办一件事!”星沉冥气传音道。    罗晓听完眉毛微动,看向星沉。见星沉抖动着眼角,正以一种诡异的表情看向自己。    若不是确定没被妖邪附体,指不定就一剑刺去。这可不是瞎闹,在来的路上有一次夜里险些被骗。    有些异兽是能幻化为人形的,但是能随意变换面孔的却是极少数。    “走!”罗晓斜了斜脑袋。    就这样,两人俏然离开人群,甚至连离殇和地志昂都未发现。    看行进方向,是地倚殿!    “你要回去?”罗晓有些不解。    “找个人,准确来说,也不算是人!”星沉沉声道,可以看出表情之严肃:“或许...我们会死吧!”    “谁?”罗晓也紧张起来,不自觉的就握紧了双手。    “是....”星沉嘴唇微动,罗晓也侧耳听着:“先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一阵阴风吹过,落叶飘零。    罗晓强忍着,没有打出紧握着一拳,如果可以的话,绝对不会留手。    “怎么,生气了?”星沉笑道。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罗晓闻言直接一拳挥出,星沉早有防备侧身闪过,脚尖轻点,便已经跃出数米。    罗晓在身后奋力直追,行进速度顿时便快了许多,只是,一路上有些吵闹。    就这么过了好几天,才又回到地倚殿,那几近死亡的地方。    “在那边!”冥皎开口道,星沉会意立刻调整方向。    越向前,那股鬼气所散发出来的威慑就越发强大,这般恐怖让星沉和罗晓脸色都为之一沉,饶是地倚殿殿主蒋秦前来,怕是都要作出让步。    “这....”罗晓正要开口,却被星沉阻止,见星沉继续向前,只得强顶着威压跟上。    又行了一刻钟,才见正前方有道一丈宽的巨大黑色圆球,悬在离地十米的树梢,里面那人正是前些时日见到的:苍辉!    “是他!”罗晓恍然醒悟:“你不要命了,来招惹他作甚!”    “自然是....受人所托!”星沉此刻脸色也是煞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周围静的可怕,没有一丝声音,唯有两道急促的呼吸。甚至连绵贯百里的阴风,在这里都静止了。    “你又来作甚?”苍辉没有睁眼,嘴唇微动,一道怪异的音波悄然掠过星沉,传入星沉神识之中。    这是鬼域特有的交流方式,星沉、罗晓两人依旧急促呼吸着,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带你回鬼域!”冥皎认真道,灰色眼瞳中的那份执着,让苍辉心中一颤。    回去,都这些年了,再回去....真的可以吗?    “你怎么还是这般幼稚,如今地坤殿层层封锁,别说回去,仅仅是苟活就很不错了!”苍辉略带气愤:“难不成像你一样躲在这少年体内?”    “正是!”冥皎点头应道。    “胡闹!地坤殿的那几个老头可不傻!”苍辉怒喝一声,突然笑了起来:“怕是你身上散出的这点鬼气,早就已经让他们起疑了吧!”    “是,你说的不错,但你要知道,如果能送走你这个大麻烦,他们还是很乐意的!”冥皎继续说道:“他们若想剿灭你,光靠地倚殿肯定是不行的,只要你不作乱,其他殿主也不会冒险离开自己的管辖之地。”    “可见,他们还是希望你能回去的,只要你愿意!”    苍辉压下怒火,静下来想了想,依然摇头:“可要回鬼域,必须经过轮回殿,以那地见愁的实力,我怕是走脱不了。”    冥皎皱眉,这也确实是不可避免的,一旦地见愁起了杀心,怕是没人能够拦下。    冥皎思考良久这才发声:“试一试吧,我相信这小鬼能有法子的!”    “也罢!”苍辉无奈点头:“只怕这小子承受不住我的鬼气!”    “这你不用担心,他有龙渊剑,你可以先藏进去!”冥皎说道。    苍辉这才睁开眼睛,看向不远处的星沉,在其身上来回打量着。    “他在盯着你看!”罗晓蹭了蹭星沉的胳膊肘,眼中倒是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眼睛没瞎!”星沉后背冷汗直冒,这是来自强者的凝视,仅仅一个眼神便没了力气。    突然,黑色圆球开始收缩,化为一道黑色光线,射入星沉眉心之处。    一切是那么的突然,眨眼间,四处静得可怕,之前那股威压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一切都是幻象。    “我...我好像看见他钻进你的脑袋里了,不会要了你的命吧!”罗晓惊呼道,抬手指了指星沉的眉心处。    星沉立刻坐下,进入神识之海,开始搜寻,这可不敢拿性命开玩笑,大意不得。    “不用找了,他现藏在你的龙渊剑里,只要你不拿出龙渊剑,就不会暴露!”冥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打断了星沉的行动。    “前辈,不会出什么岔子吧!”星沉担忧的转身看向冥皎,右眼皮轻轻跳动了两下。    “放心吧,只要地见愁不出手就没问题的,到时你可得机灵些!”    “明白了!”    星沉应了声,脸色顿时严肃起来,这事可大可小,一不小心可就没命了。    ......    此间事了,星沉和罗晓两人便立刻赶往地坤殿。正巧遇见往回赶的离殇、曲水,耽搁的时间过久,必须要赶紧回到落日镇才行,要不然出了乱子可就麻烦了。    不过,倒是听到一个好消息。    由于在天选试炼中的表现极佳,所以可以向地坤殿殿主地见愁提一个要求,只要是分内之事,不违背天理就行。    或许,这是进入暴乱之地的一个契机!    ......    轮回殿内,星沉小心地看向地见愁,对方那黝黑的眼眸,让人捉摸不透。    “你确定要去?”许久地见愁方才开口,从始至终,一直很是淡定,似乎早就知道。    “确定!”星沉决然应道,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地见愁来回踱步,右手抚须,终于是下了决心:“也罢,你若是要去,老夫也不阻拦!”    “多谢殿主!”星沉展眉一笑。    还未来得及高兴,地见愁忽然转身道:“在此之前,可否让老夫看一眼你的龙渊剑!”    闻言,星沉惊出一身冷汗!